cn

en

许柏鸣 | 可持续设计打破行业天花板

[许柏鸣]    时间:2017-07-21     浏览:242次



是时候谈谈可持续家具设计了,行业发展有不同的阶段,之前火候还没到,谈这个话题有些人可能不一定会有感觉,总觉得离自己还很遥远。

最近,很多企业主诉苦说环保压力越来越大,政策越来越严苛,各级政府都在动真格了,油性漆越来越不能使用了。再加上实木材料不断涨价和工厂原来地址不能再生产,等等因素共同作用,都在将企业逼上一条唯一的出路,那就是必须考虑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其中包括自然资源和生态的可持续发展、社会生活形态的可持续发展、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以及企业生存与壮大的可持续发展。而所有这一切都需要以可持续设计为根本依托。

在可持续设计理念和方法的指导下,家具产品往往会呈现出全新的形态特征,也会对大众的审美倾向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在帮助国民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方面供给侧应当担负起社会与历史责任。事实上,创新的引擎永远被安置在供给侧一边,而不在消费侧。

可持续设计、绿色环保已经成为全球设计的普世价值观,也是当代中国设计的必然方向。那么可持续设计到底该怎么做?本文不讲太多理论,而是在揭示事物本质的同时,直接给出可遵循的途径和手段,主要有以下六个方面。


1. 概念上的方法

首先要重新审视和界定产品的功能性,即原有同类产品的功能是否合理?是否存在功能过剩现象,若有则去除。其实,这种情况比比皆是,只是一直被认为理所当然而被习惯性忽略。在北欧你会深有感触,几乎所有的设计都是“刚刚好”,“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施朱则太赤,涂粉则太白”。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大多单人床的宽度都是900mm,枕头只有我们常用规格的一半,即为小方枕,使用绝对不会有问题,但省了一半。

同时,还要避免一切不必要的纯装饰构件,我们有很多企业和设计师唯恐去除装饰构件后产品会显得单调乏味,这是设计能力还不够的自然反应,优秀的设计不是靠元素与构件堆砌而来的,而是在于形态构筑的美学素养。北欧有机现代主义风格的家具没有任何额外的装饰,但完全不会因此而失去其高雅的美学特质与价值感。如图1所示。

▲图1 北欧现代家具

其次,要考虑如何延长产品的生命周期。这就要求设计尽可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而成为经典。事实上,装饰越重越不耐看,设计应当“冗繁削尽留清瘦,画到生时是熟时”,北欧很多五十年代的作品至今依然是经典,历久弥新。图2是阿诺·雅各布森1958年设计的蛋椅(也称卵形椅),图3是通过面料的变化赋予其时尚感,设计价值经久不衰。延长产品生命周期的另一个角度是产品开发要精雕细琢地做成熟,并不断优化,国内很多企业不断仓促开发粗糙的新产品,又不断推翻、淘汰,一直在做着不断归零的傻事。这不仅难以“长肉”,也是对自然与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自然不可持续。

导入期、成长期、成熟期和衰退期是产品生命周期的普遍规律,从经济角度看,真正收益主要在成长后期与成熟期,前面更多的是投入,所以延长成熟期和延迟衰退期才属明智。


2. 减少材料的使用

材料消耗最小化就要避免材料的低利用率,降低产品中的材料含量,如在不影响基本功能与强度的前提下减小截面积、减少构件数量及其尺度,还要尽可能使用可再生的材料等。

图4中椅子坐面下左右两根侧档有一半是空的,这样一根材料可以对开出两个构件,不仅省料后强度不受影响,而且椅子体态更显轻盈。图5中有三件家具,中间那张椅子的坐面与靠背是一块板材,不仅可节省将近一半的材料,而且整件家具更加空灵;左边的椅子是用回收循环使用的塑料制成的;右边是一根钢管弯制而成,需要更换效果时可以拉直后重新弯制。


图6是荷兰著名户外家具品牌Extremis的家具,两个坐具与一张桌子,传统的三件家具总共才用一个零件,由一张标准铝材经过激光切割与模压成型,零废料。图7也是这个品牌的户外家具,采用层压标准工业板材,底座的构件造型不仅有利于整张桌子的稳定,关键源自裁取面板后剩下余料的充分利用,从而同样实现了零废料。

▲图6 荷兰Extremis户外家具

▲图7 Extremis零废料的桌子

3. 封闭材料循环

可持续家具设计要从整个产业链和产品生命周期的全程来考虑问题。封闭材料循环不仅要考虑循环使用,如图8为废旧轮胎制成的坐具。还得考虑如何简化安装与拆卸,使部件的再循环和再使用变得简化(面向回收的设计),结构要清晰、明确和简单,要节省安装与拆卸的时间,如图9所示。


4. 节约能源

节约能源既要考虑降低生产过程中的消耗,提高生产过程中的能源效率,还要考虑为降低运输过程、使用(节能设计)过程、回收过程中的消耗而设计,如图10所示。欧洲设计师在设计椅子时一般都会尽量采用三种途径中的一种来考虑形态与结构,即:叠放、折叠与可拆装。



▲图10 可通过叠放而减少储运空间的椅子


5. 减少在水、空气和土壤里的排放

目前,家具行业对水性漆和UV漆的需求正变得越来越迫切,以减少VOCs对大气的污染。

然而,可持续设计还要求使用“干净的”工艺技术,如减少油漆与胶黏剂的使用,在斯堪的纳维亚我们可以看到油漆家具越来越少,欧洲大陆也有这种现象,这是因为越来越多地采用了免油漆的零部件,如图11所示。去油漆化,如三聚氰胺板饰面板材的应用,不仅可以减少在水、空气和土壤里的排放,而且生产会变得更加简单、干净、效率更高、品质更好。

排放不仅要考虑生产过程,还要考虑为减少在运输过程中的排放而设计,要设计低污染的产品,并为减少在循环期间的排放而设计。

▲ 图11 去油漆化的产品


6. 限制噪音和危险

噪音是有害的,会带来听觉污染,所以设计要努力降低在产品生产、运输和使用中的噪音。

同时,要改进产品的人体工程学,如图12所示,以减少职业病和其它使用中长期累积的健康危害,还要减少产品故障的机率和遗留影响。

图12 库卡波罗设计的每一把椅子都充分考虑人体工程学原理


以上所列的六个方面都是方法与手段,是“术”的层面,但我们还应看到其背后更加深远的意义。社会与生态方面的意义自不必多说,就企业与行业的角度来看,遵循可持续设计方针后还可以带来一种最直接的效果,那将是结构的简化与工业化生产的合理性会更加凸显,而这一点恰恰是工业4.0能够得以实现的产品结构基础。无论是汽车、高铁还是飞机,也无论是电脑、冰箱还是洗衣机等电子产品,其产品都比家具复杂得多,但工业化程度反而比家具要高得多,原因何在?那就是在设计时其结构分解就是以零部件工业化生产为前提的。在家具行业中,板式家具的工业化程度是最高的,但软体家具与实木家具等产品在很大程度上依然遵循着半手工半机械化的作业方式,由于“实在不行”的话“手工都有办法解决”这样一种惯性思维的存在,因此,长期以来结构问题并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而如果这个问题不予以解决的话,工业4.0何以实现?


因此,软体与实木家具的结构必须彻底改造与重塑,而结构的改造与重塑往往会对传统的用材做出调整,这又将呈现出新的、不同的形态。德国、北欧和意大利现代家具之所以是那种“感觉”,不仅仅是造型设计的使然,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工业设计与可持续设计理念指导下,在构成方式上的外化表现,这就是现代家具设计骨子里面的东西,结构上是不能拖泥带水的。如果没有清晰与坚定的工业设计意识和可持续设计的思想基础和专业能力就读不懂国际上优秀的现代设计作品。


可持续设计这个名词早已不再陌生,但对于中国家具行业而言在深层意识和思想上尚处于启蒙阶段,在具体的设计实务中遵循者更为鲜见。本文阐述的只是意识与方法问题,要能够真正执行还任重道远,这需要各有关方面共同努力,如:学者要把问题说清楚,政府和公共部门要有政策支持、企业要有自律行为、公民要有觉悟、媒体要扬善惩恶,传递正能量。


可持续设计不仅仅是设计师的事,而是企业、行业,乃至整个社会的事。目前中国家具行业的设计现状与可持续设计还相距甚远,在这个理念指导下,现有产品结构、供应链、生产组织与产业生态都将在很大程度上予以重组,一切都离不开教育,设计师需要接受教育,消费者需要引导、需要教化。


当代中国家具设计前路漫漫,我们唯有风餐露宿、风雨兼程,只因山高路遥。


这条路注定不会平凡,但时代需要我们来担当,行业需要先行者!


上一篇:许柏鸣 | “材料”与“风格”二元导向的家具设计已经走到尽头
下一篇:许柏鸣 | 企业的差距中隔着一条知识链

中国深圳南山区西丽同发路8号家具研发基地


400-880-7260


0755-26018225


contact@designdede.com


关注微信公众号

首页

关于我们

观点

潮流趋势

服务模块

成功案例


Copyright© 深圳家具研究开发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 粤ICP备15005110号

技术支持:CTMON